思政115
当前位置: 首页>>思政系>>思政115>>正文
 
思想者·第一期·思考
2018-04-16 00:32  

思想者·第一期·思考

在这个人云亦云的纷杂时代,我们太容易被别人左右了思想。觉得每个人的见解好像都有道理,原因就在于你没有属于自己的坚定的观点。那观点又是怎么产生的呢?阅万卷书,行万里路,时时思考,反复斟酌,才能得出任凭他人鼓吹也毫不动摇的思想。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人,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考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她于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更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因而,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正是由于它而不是由于我们所无法填充的空间和时间,我们才必须提高自己。因此我们要努力地思想,这就是道德的原则。

  能思想的苇草——我应该追求自己的尊严,绝不是求之于空间,而是求之于自己的思想的规定。我占有多少土地都不会有用,由于空间、宇宙便囊括了我并吞没了我,有如一个质点;由于思想,我却囊括了宇宙。人既不是天使,又不是禽兽,但不幸就在于想表现为天使的人却表现为禽兽。

  思想——人的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

  因此,思想由于它的本性,就是一种可惊叹的、无与伦比的东西。它一定得具有出奇的缺点才能为人所蔑视;然而它又确实具有,所以再没有比这更加荒唐可笑的事了。思想由于它的本性是何等地伟大啊!思想又由于它的缺点是何等的卑贱啊!

  然而,这种思想又是什么呢?它是何等地愚蠢啊!人的伟大之所以为伟大,就在于他认识自己可悲,而一棵树并不认识自己可悲。因此,认识(自己)可悲乃是可悲的;然而认识我们之所以为可悲,却是伟大的。

  这一切的可悲本身就证明了人的伟大,它是一位伟大君主的可悲,是一个失了位的国王的可悲……我们没有感觉就不会可悲,一栋破房子就不会可悲,只有人才会可悲。

  人的伟大——我们对于人的灵魂具有一种如此伟大的观念,以致我们不能忍受它受人蔑视,或不受别的灵魂尊敬,而人的全部的幸福就在于这种尊敬。

  人的伟大——人的伟大是那样地显而易见,甚至于从他的可悲里也可以得出这一点来。因为动物是天性的,我们为人则称之为可悲,由此我们便可以认识到,人的天性现在既然有似于动物的天性,那么它就是从一种为自己一度所固有的更美好的天性里面堕落下来的。

  因为,若不是一个被废黜的国王,有谁会由于自己不是国王就觉得自己不幸呢?人们会觉得保罗·哀米利乌斯不再任执政官就不幸了吗?正相反,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已经担任过了执政官才是幸福的,因为他的情况就是不得永远担任执政官。然而人们觉得柏修斯不再作国王却是如此之不幸——因为他的情况就是永远要做国王,以致人们对于他居然能活下去感到惊异。谁会由于自己只有一张嘴而觉得自己不幸呢?谁又会由于自己只有一只眼睛而不觉得自己不幸呢?我们也许不曾听说过由于没有三只眼睛便感到难过的,可是若连一只眼睛都没有,那就怎么也无法慰藉了。

  相反的,在已经证明了人的卑贱和伟大之后,现在就让人尊重自己的价值吧,让他热爱自己吧,因为在他身上有一种足以美好的天性,可是让他不要因此也爱自己身上的卑贱吧,让他鄙视自己吧,因为这种能力是空虚的。可是让他不要因此也鄙视这种天赋的能力,让他恨自己吧,让他爱自己吧:他的身上有着认识真理和可以幸福的能力。然而他却根本没有获得真理,无论是永恒的真理,还是短暂的真理。

  因此,我要竭力寻找真理并准备摆脱感情而追随真理(只要他能发现真理),既然他知道自己的知识是彻底地为感情所蒙蔽,我要让他恨自身中的欲念,欲念本身就限定了他,不至于使他盲目做出自己的选择,并且在他做出选择之后不至于妨碍他。(摘自百度)

人的生命本是十分浅薄,十分脆弱,而人所拥有的思想则能使它变得厚重,变得坚硬。

跟宇宙相比,我们实在是太渺小了。苏轼面对广阔的天地曾发出:“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感叹。有首歌唱到“我还想再活五百年”。其实,就算活一千年又怎样呢?我们终究无法与浩瀚无垠的宇宙相比。但是只要人会思考,有思想,将宇宙的奥秘都探归囊中,我们就在宇宙之上了。

作为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我们,更应该勤于思考,善于捕捉事物表面之下的宝藏。可能我们读不懂康德、叔本华的大师之作,但那并不妨碍我们去学习和他们一样思考。思考爱情,思考人生,思考感兴趣的问题,或者我们身边的点滴小事……抓耳挠腮,托头苦想,终有豁然开朗之时,而那份喜悦也是其他成功无法带来的。

有思想,才会有独立的人格。希望大家能够养成勤于思考的好习惯,去不断探索事物的真谛。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

“你认为在浮躁的环境下沉寂的思索应该如何进行?”

上一条:思想者·第二期·和谐
下一条:思政115 · 传播者 · 第九期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吕梁学院思政部
地址:中国 山西 吕梁